您现在的位置是:主页 > 香港免费资料 > 【戏曲教学】谈京剧的“五法”“走边”与“起霸”(翁偶虹)

http://turihama.com/qb/201.html

【戏曲教学】谈京剧的“五法”“走边”与“起霸”(翁偶虹)

时间:2019-08-17 07:58  来源:未知  阅读次数: 复制分享 我要评论

  微信公家@京剧

  京剧艺术的唱、念、做、打,称为四功。熬炼四功,基于五法。五法之说有三:一般谓“手、眼、身、法、步”为五法,“手”指手势,“眼”指眼神,“身”指身材,“步”指台步。而“法”则指“手”、“眼”、“身”、“步”的老实和方式,其说甚古,微觉舛序。程砚秋兄曾谓“口、手、眼、身、步”为五法,出格指出“口是发声的口法”,为四功中之“唱”,揭出注脚,独具高见。亦宥谓“法”为“发”之讹,以“甩发功”列于五法者,殊不知“甩发功”仅技巧之一,“发”如可列,则“髯口”、“翎子”等亦可俱列。

  我供职于中华戏曲专科职业学校的时候,曾就教于郭春山、蔡荣贵、丁永利诸君。“手、眼、身、步”,说亦略同。惟于“法”字,永利兄认为武戏讲究的“法”,便是“伐”字,讲的是腿上功夫。对此,蔡荣贵亦称是。他既必定了“伐”字,并且认为合用于各个行当。“伐”字本义为攻杀击刺,排兵行阵,讲究“程序”。一般以“程序”相联成词,认为步便是伐,伐便是步,反冲淡了伐字的本意。攻杀击刺,并不只限于孤立的步法,腿上手里,必襄其成。由此可知“伐”为五法之“法”之不确。数十年来,我总想在文字记录中找到更确凿的核实,而事与愿违,迄未得之。兹特拈出,为查核五法者供给参考。

  在“四功五法”之外,还有一个提纲挚领的“五法”,京剧界称之为“大五法”。这是在“四功五法”根基控制之后,进一步研习整个剧艺的方式,包罗观摩、查抄、接收、磨综四个主要法式。它的总称是“薰、默、筛、搭、旋”。

  “薰”即薰陶,是指学戏之后,必需耳濡目染,经常观摩。

  “默”即默习,是指学戏之后,必需时常品味,默习于心。

  “筛”即筛选,是指剧艺既成之后,必需从观摩所获中,筛选本人所需所能而扬长弃短。

  “搭”即搭配,是指剧艺在趋于气概化的过程中,转益多师,旁收博采,尽量撷取掇拾,一技之长,一枝之秀,以充分,丰硕本人的艺术养分。

  “旋”即旋削,是指剧艺上的吃苦考验,不断改进,要像切削金、木一样的旋去棱角,无懈可击。旋的功夫是一个演员毕生事业中永无尽头的一道工序。

  顾名思义,“熏、默”两法,实指进修;“筛”法实指查抄;“搭”法实指接收;“旋”法实指考验。几多年来,优良的表演艺术家,通过本人的习艺心得,总结了这五个字,称为“大五法”。后来梨园汤武的谭(鑫培)王(瑶卿)、武戏文唱的杨小楼以及四大名旦、四大老生、三大名净之所以特出千古者,均得力于“大五法”。

  使用“大五法”,必需有较厚的艺术涵养,始能得其妙谛。反之,则入岐途而贻笑柄。畴前有位唱丑角的小寿山,演《审头》的汤勤,陆炳问:“汤老爷可曾带得家眷否?”小寿山答以“小官不曾带得家卷否。”有人指出“否”字是赘误,而他却以频聆某前辈名丑即如斯念法为据,一生不改。这就是只懂“熏、默”,不懂“筛、搭”的后果。

  武净李溜子常傍九阵风演《泗州城》,饰灵官。他久涎九阵风的五指耍鞭。他也把耍鞭的技巧,使用在灵官鞭上,那想拇指初承,鞭即落地;拾而复承者荐,鞭矗而落者再,倒彩哄堂者亦再。最初,管事者喝其下台,他还自傲自怨地说:“本想把武旦的玩艺儿,搁在武花脸里,露一排脸,没想到戳了犄角啦!”这就是不懂得真正的“搭”法,而盲目搭配的老练病。

  这些都是现实,并非笑谈,使用“大五法”者,可鉴而戒。

  《起霸》是昆曲《令媛记》里的一折,和《连环记》里的《起布》统一编制。这是一出引见人物的“小折子”,底子没有剧情可言。而最早的京剧班中,却时常在开场表演。其目标不只是为了观众赏识,而是一堂鉴别花脸演员的测验课。畴前京剧的花脸演员,必需具备三个前提:第一是身段必需在八尺以下,七尺以上;第二是嗓子必需能唱正宫调,第三是必需具备一个广额丰顶的头颅。那时,二衣箱上,专有一件“霸王靠”,尺寸就是八尺摆布;盔头箱专有一顶“霸王盔”,大于一般的盔头,八角翘起,名“霸王八面威”。初搭班的花脸演员,第一出必需唱《起霸》,看他能否能挑得起那件“霸王靠”,戴得上那顶“霸王盔”,唱得出那支正宫调的曲子。同时,通过“起霸”的跳舞动作,也能够考验他的“肩功”,“顶功”、“腰功”、“腿功”。假如演员逐个过关,就能够录用搭班了。

  “走边”也是从一出名叫《走边》的戏而命名的。它也是一出引见人物的“折子”,人物是伍子胥。1935年当前,我偶因给李世芳编戏的机遇.与乃父晋剧名旦李子健晤谈,说到《走边》这出戏,他说晋剧演员中目前只要一个老艺人“平话红”,身怀此技,延绪至今。1939年春,子健约来了“平话红”。同来者有花旦程玉英,花脸马武黑等,表演于广德楼。第一天打炮,“平话红”就贴了《走边》。

  我聚精会神地看了这出戏,至今回忆犹新。本来这出《走边》就是晋剧《杀府逃国》的“逃国”。剧情与京剧的《战樊城》大同小异,同样是楚平王杀了伍子胥的父兄,派武城黑到樊城来捉子胥。伍妻自刎,是为《杀府》,子胥《逃国》,即为《走边》。连演者曰《杀府逃国》。单演者即曰《走边》,意义是伍子胥由楚奔吴,隐避、秘密地从楚国“边”界而“走”。

  《走边》不只“走边”罢了,繁重的跳舞身材,不下于“武胡”的代表作《秦琼观阵》(梆子的“武胡”相当于京剧的武老生)。出场是一套“走边”跳舞,和京剧的“走边”一样,从报家门,剖明过渡到一支〔新水令〕曲子,表态下场。第二场武城黑领兵追下。三场又上伍子胥,手里却多了一条马鞭,稍作跳舞,唱四句梆子〔散板〕,即起走马身材,陪衬着富有特色的梆子锣鼓,在很多繁重的动作中,用眉梢眼角,遥瞰近窥,左颐右盼。加以撩髯,挑髯、膨髯、甩髯,把伍子胥在押亡途中的心里豪情与思惟勾当,表示得极尽描摹。最初与武城黑小有开打,夺路而逃。脚色虽单,剧情虽简,而描绘人物,反觉丰腴。

  文章来历:中国保守戏曲资本库——中国保守戏曲资本库《翁偶虹看戏六十年》(翁偶虹著;张景山编;学苑出书社)

  发帖请恪守贴吧和谈及“七条底线”

  保举抢手榜

  【搜吃记】庄里的新四川——川味小厨

  社课 难过清风拂月,水波漾动池星

  刘辉煌同志在新汲引市管干部集体廉政茶话会议上的讲线

  【大戏台】黎星粤曲二首

  图说汉服:汉服四大根基形制(终究理清了,一看就大白)

  专版 赵君平:那些雨梁山下走出来的乞巧女儿

  “我要上春晚!”——艺术节晚会节目送审的那些事儿【2017年版】

  【中国西部书画】网:张安民篆刻作品赏识

  诗意书魂------秋子书法艺术

  国庆伴侣第一次去重庆玩啥吃啥?骨灰级“必玩必吃攻略”来了!

  情聚书院里,宾至如归时 江南书院2017年国庆勾当喜迎家人

  @2018 上海戏曲进修协会贴吧和谈